Drama

早大九月生,人在泥轰。

审神者&本丸手帐

姑且算是试用品,果然还是想写现代pa

先放这么多,如果以后还想继续写的话另谈。

审神者手帐

就任17日

从长篠回来的路上并没遇到太多敌人,偶尔出现两个落单的历史修正主义者,清光和鸣狐便率先上前解决,未有延搁。

不过我依然有些心急。毕竟出阵前,那个顶着一张令人哭笑不得的面孔的刀匠告诉我,锻这把刀要花很长时间。这说辞打消了我本想扔他进炼刀炉的念头。

会是新的太刀吗?抑或素未谋面的大太刀?我转身看了看吵闹的狮子王,不禁莞尔。

 

 

本丸手帐

审神者就任17日

我整理好御币,开始做今天的加持祈祷。

要祈祷些什么呢。天气适宜?作物收成?身体无恙?

不过……又要为了谁的健康而祈祷呢。

一个人,如果我也能称得上“人”的话,在这里很久了。神社里参拜者络绎不绝,然而大多只奉上一束香火便匆匆离去。间或停留几个向我诉说他们经历的磨难,想要脱离苦海的愿望之人,也都还没得到我的答复就已自己寻得问题所在,却误以为是得我护佑所致。

作出答复的话,他们大概也听不到吧。

如此安慰着作为御神刀的自己,日复一日。

缓缓阖眼,只觉周身被清澈的灵力所包围,温暖而令人怀念。

 

 

安排好手入并修复刀装后,审神者匆忙奔向锻刀间。木屐拍打在本丸的木阶上发出的脆响引来庭院里短刀们的视线。

“主人好像很着急呢。”今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伸了个懒腰。

“大概是新刀锻好了吧。”垂眼理着小老虎的毛,五虎退抬头向锻刀间的方向望去。

“喔,又有新伙伴了吗。是三条流派的刀就好了。三条家只有我一个人,感觉有点孤零零的呢。”

“嗯,大家,早晚都会来的。”五虎退眯起眼,温柔地笑了笑。

 

“锻好了吗?”一路小跑过来,审神者呼吸有些急促。

刀匠解下头巾搭在颈间,摸出烟袋点着,放松地坐到一旁:“刚刚结束,你回来的正是时候。喏,拿走吧。”

审神者皱了皱眉,似乎是因呛人的烟味感到不悦。不过随即注意力就被锻刀炉旁那把颀长的大太刀所吸引。

并无繁复的装饰,也没有凛然的戾气,朴素温润的白色刀拵散发出令人安心的气息。

“久等了。”

调动全身灵力,审神者小心翼翼地拔刀。

 

“石切丸。你有治愈疾病的愿望吗?哦呀,原来不是参拜者吗。”

 

 

审神者手帐

就任18日

昨天见到那把大太刀着实十分惊喜。这甚至让我觉得刀匠的那张脸看起来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他告诉我自己是石切剑箭神社的御神刀,比起战斗更擅长祛除肿包和病魔。

稍稍仰视才能四目相交的身长,青色的狩衣,垂在脑后的帽带,柔软的黑发,清明的紫瞳,红色的眼尾,微扬的唇角,温和厚重的嗓音。

这个人,真是漂亮呢。

看得愣神到对面的刀自顾自地笑了起来,我赶紧轻咳了两声。

“你的灵力很洁净,所以我才能应你呼唤至此。”他偏了偏头,“离开神社的感觉有些微妙呢……不过还是谢谢你。”

“哪里……以后才是要请你帮忙呢。不过今剑也会很高兴的吧,三条家终于不是他一个人了。”是稳重的类型呢,我想。

“嗯,我会加油的。无论是以尽到武器的本分为目的,还是为了你。”神刀依然微笑着。

怔了片刻,我也笑了。

“好。一言为定。”

 

 

本丸手帐

审神者就任18日

昨天刚刚安顿下来,清光君便把这本手帐给了我。解释一番后,我大概知道了这是主人为了让我们这些刀记录每日事务而安排的工作。

本来这个手帐似乎是轮值的,不过我也不知道今天该交给谁。想着应该会有人来取吧,结果到了晚上也不像是有人要主动担当的样子。

那么今天便还是由我来记述吧。

来到这个本丸后,我发现三条家已经有人先一步住下。今剑看起来很元气的样子,我便放下心来。那个孩子曾经经历过很多的苦难,也是难为他了。

虽然我以不善战斗为由推辞,主人还是坚持让我做近侍。这倒也不失为一个提醒自己作为武器的本分的好方法。

身为大太刀,出刀的速度本就较其他的刀种慢上一截,加以练度差距,敌方时常会在我之前出手。不能祛除不净之物,这可真是失职呢。

不过主人没有一丝动怒的样子,始终都是笑着跟在我身后。她说大家刚来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不必着急。

嗯,果然还是要保持平常心呢。

差不多要到加持祈祷的时间了,那么就先到这里。

今天为了主人和伙伴们的平安祈祷吧。


评论(3)
热度(3)
©Dr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