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a

早大九月生,人在泥轰。

【石审】明日森林(1) 现代paro

1.

这条街上树和咖啡馆都很多。

六月当暑,毒辣的日光刺得绿叶萎蔫地耷拉下来,垂头丧气的样子与目前正毫无目的闲晃的六川状态类似。

我这张脸现在是不是很像丧尸啊。

为了不使自己的形象受到更严重的破坏,六川挺直了弓着的背,勉强打起精神拍了两下没什么生气的脸。

像是被困在硕大无朋的桑拿房里的天气,闷热得快要让人融化。太阳滚烫的恶意侵袭着空气,自地面穿透厚厚的橡胶鞋底。一两声有气无力的蝉鸣夹杂着似有若无的热风掠过耳边,徒增燥意。

实在忍受不了热度,六川连招牌都没看一眼,转身钻进直线距离最近的一家咖啡馆。扭动烫手的金属门把,开门的瞬间头上有风铃作响。

“欢迎。”

迎面的凉爽令六川心旷神怡,不过她暂时还没有力气出声。定睛环视,挑了靠窗的懒人沙发窝下。面北的朝向使恼人的阳光无法侵入,只能在窗外负隅顽抗。

“想喝点什么?”

温和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搔弄得耳廓发痒,轻而易举地穿过鼓膜。在一睹真颜和闭目养神之间,六川没费太大的功夫便选择了后者。保持着陷在沙发里四脚朝天的姿势,嘴里含混吐出一句:

“冷的就好。”

不确定对方是否有听到自己的要求,六川既懒得睁眼睛也不想再说话,玻璃器具相互碰撞的清脆响声断断续续送到耳边,紧接着是电器启动的轰鸣声。

几分钟的歇憩足以使她精力充沛,改变一下坐姿让自己不是那么有碍观瞻,六川开始好奇地打量店面。

落地窗,木门,中古的木质地板,风铃,懒人沙发,抱枕,品质上乘的吧台,精致的杯子,简而有趣的挂画,飘荡在空中的爵士,架设麦克风和钢琴的一角。符合了六川对一间咖啡厅全部的要求。

当然还包括身形颀长,嗓音温暖,轮廓分明,鬓角剃得整齐的店长。

好像是神官才会留的发型呢,不过意外的很搭。

这样想着,视线落在深绿色围裙与白衬衫包覆下隐约可见的挺拔骨骼上。

背影很好看,不知道是怎样的一张脸呢。

转身的男人正好对上明显散发着痴汉气息的目光。六川尴尬地收回视线,偷瞄了一眼,换回对面的一个浅笑。

“武士咖啡配香蕉肉桂蛋糕。请慢用。”

瞳孔里清澈的藤紫,眼尾淡淡的殷红,围裙上工整地写着石切丸。三十岁上下的年纪,肩膀宽阔结实,面孔却依然美好如少年。

“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叫我。”招牌式的笑容露出洁白的牙齿,鬓角微卷的头发始终吸引着六川的注意力。

“谢谢……石切丸……是吗?”

小心翼翼地试探性问着。

“叫我石切就可以了。”

玻璃杯里小球形的冰块起起伏伏,杯壁慢慢渗出细密的水珠。举杯一口灌下去,胃壁传来的冰凉缓缓蔓延至全身,仿佛洁净的神力,祛除了一身暑气。

六川的脑袋由于天气影响还是黏糊糊,一个有点危险的想法却慢慢成形。

评论(6)
热度(3)
©Dr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