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今天也在闲鱼

常驻霓虹,羽生结弦的女朋友。刀剑/文野/古剑/侠风沼民,石切丸太宰燕宇谢衣中心。爬墙快的一逼,最近想要Colin Firth上我。

【石审】明日森林(2)

2.

今天是六川除去定休日连续光顾三条屋的第十六天。

虽然她表示过三条屋这个名字听起来太太太普通,就像是松屋吉野家すき家这样随处可见。不过石切丸对于店名似乎并不在意,毕竟与其说是自己的店,他更像是代为经营,这种小事怎么样都好。但六川始终执着于要给店起一个酷炫狂拽的名字。

“大学没有课吗?”

店里空调的温度刚刚好,站在吧台后的石切丸反复擦拭着已经很干净的玻璃杯,语调多少有些无奈。

“我已经大三了,之前学分修了很多,后面课就选得少了。而且最近天气很热嘛,你这又很凉快。”

叼着吸管说着完全没有自觉的发言,六川趴在桌子上缩成一团,像是沙漠里的风滚草,只是现在还没有滚起来。石切丸真的很想上去踹一脚看看她会不会滚出自己的店。

“每天来泡咖啡店负担也很大的,学生要节省喔。”

“是是,我知道了。”

每天的对话都重复着类似的内容,六川偶尔会以为自己是在周而复始地度过同一天,然而不断更替的日期提醒着她期末的来临——啊,真是麻烦。理科什么的,最差劲了。

伸手弹了一下双层玻璃杯,里面的液体受了惊吓,轻微地抖了抖。摇着尚未融化的冰块,六川企图用念力让它们迅速化开,结果当然是并未得逞。

“石切为什么想开店呢,本来有其他工作可以做的吧。咖啡店主这种工作肯定比想象中还要无聊。”

小声的喃喃自语准确地传到石切丸耳朵里,他抬头看了看瘫在桌子上的风滚草。这种状态大概踹上一脚也滚不起来了吧。

“是啊,所以是很无聊的理由哦?”

“我想听。”

六川勉为其难地支起上半身看向石切丸,眼里闪着难以名状的光——暂且称为好奇心吧。如果好奇心看起来有那么危险的话。

石切丸叹了口气,想了一会,认真地回答:“一年前我回到日本时,哥哥们说希望有一个可以临时过来谈事情或者开party的地方,于是我就代为开了这家店。”

六川沉默了半晌,仿佛不停运动的风滚草戛然而止,沙漠里只剩下携着细沙的干燥的风,发出微不可闻的粗糙响声。空气陷入一种莫名的尴尬。

本人并不尴尬的石切丸正想着要不要说点什么的时候,风滚草声音干涩地开口了。

“真的很无聊呢。”

发出无声的苦笑,石切丸想着自己明明说了是很无聊的理由,继续收拾不能再透亮的杯具。

风滚草不再说话,安静地蜷着,也许是滚得累了。

“不过这是按照你的想法来设计的店吧?落地窗也好沙发也好。风铃也很合适。”

想起什么似的,六川再次支起身体,懒洋洋地看着石切丸把吧台表面擦得发亮。

“嗯。”

又是突然冒出来的发问。跟着她的思维蹦跳还真是累。下次要不要假装没听到啊。

“那就足够啦。”

一段冗长的停顿。

起风了。

“我很喜欢。”

左手拄在桌面上托着半边脸颊,年轻的女性脸上泛着一点红晕,喝醉了一样醺醺地笑了。

……嗯?

我记得给她的是无酒精的饮料啊。

石切丸回想今天的饮品,确认自己没有做奇怪的东西,虽然是很想加料了。

今天说的话也让人摸不到头脑呢。擦干手摆放好柜上的杯子以保证间距相等,又把瓶装酒转来转去使标签面向正前方。打理完毕的石切丸表情上没多大变化,但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我心情不错”的氛围。

“我要换歌了喔。”

无视了身后“我要听MAROON 5嘛~”的抱怨,翻出一张2 DOOR CINEMA CLUB的唱片放进机器,轻松明快的旋律雀跃而出。

反正时间还很长不是吗。

You hid there last time and you know we're gonna find you

Seek in the car seek coz you're not up to going

Out of the main street, completing your mission

评论
热度(2)
©Louis今天也在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