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a

早大九月生,人在泥轰。

【石审】明日森林(3) 现代paro

3.微石青注意

石切丸最近的困扰是有位客人每天都光顾三条社。

严格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困扰,有客人光顾本来是好事。不过那位客人没有半点要中断连续光临的迹象。不知是巧合还是别的什么,她每次都能选中没有其他的客人在的时间来。

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对于其原因,石切丸既没有兴趣也没有力气去探究。

还好不是位令人生厌的客人。石切丸想着。

事实上石切丸对她的印象还蛮好的。店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间里,也仅仅偶尔才聊上两句,不会像有些女性客人拉着自己问这问那,好像在竞争牛郎店人气最高的男公关。

“那你还困扰个什么劲啊。”

坐在吧台旁的青江喝着石切丸给他调的禁果,不失时机地抓住了关键点吐槽。

“是个好孩子。就是不知哪里感觉稍微有点奇怪。”石切丸边和青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边拿着雪克杯用流水反复冲洗。

“你是在担心人家看上你吗,德国来的木头丸。”青江咋舌,继续开嘴炮狂轰滥炸。

大量透明的雨水冲刷着玻璃橱窗,迅速地成股流下。不断来访的雨点伴随着轰鸣的雷声,令窗外的光景看不分明。瓢泼大雨的下午,青江翘了班跑来三条社找石切丸叙旧。纵然来到这个国家已有半年时间,长发男人对陌生而崭新的环境的新鲜感还没有消退,每天东奔西跑,都奔三的人了,倒是意外的有活力。

要是能少来找自己几次就更好了。

风铃摆动起来,带出一串清凉的响声。

“下午好。”石切丸下意识摆出看板式微笑,又恢复了平常的表情。

“阿啦,有客人吗。”在门口挂好雨伞,来客在防滑垫上蹭了蹭鞋底。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青江,这家伙的朋友。外面雨很大吧,不用客气,来这边坐。”

拍了拍身旁的高脚凳,青江勾起嘴角。鎏金色的眼睛微眯,神色颇像一只守株待兔的狐狸。

每当青江脸上浮现这种神情,石切丸就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恭敬不如从命了。初次见面,我是六川,在B大就读的学生。”语气顿了顿,转而变为惊诧的赞美。“青江先生的头发真是漂亮呢,又柔顺又有光泽。”

”哎呀哎呀,真是位会说话的小姐。喂,石切,别傻站着,快给六川小姐做杯暖身子的东西。在外面被浇坏了吧。”

嗔怪着石切丸的低情商,青江挂上有些幸灾乐祸的表情。

吧台后面的男人一脸鄙夷地剜了语气轻浮的青江一眼,转身去准备饮品。

“青江先生也是从国外回来的吗?还是最近才和石切先生认识的?”

把垂下的头发拢到耳后,六川有些好奇地问。

“我是半年前刚刚过来的,以前一直都在国外生活。不过已经和石切认识很久了哦。”

“听语调完全没发现呢。半年时间日语就可以讲得这么好了。”

青江油腔滑调地笑了两声:“因为我头脑很好嘛。”

“别听他瞎说,他之前自学了日语。”石切丸打断青江盲目的自夸,一边熟练地操作着咖啡机。

“石切对我的态度还真是冷淡呢,我明明是为了你才特意去学了日语的嘛。真是物是人非啊,石切原来那么喜欢我的。”

刘海盖住眼睛的男人挑眉,一脸笑意愈加戏谑。

六川明显看到石切丸的背影抖了一下,似乎可以听见青筋暴起的声音。

”六川小姐我和你讲啊,石切第一次和我见面的时候以为我是女孩子,还曾经和我表白呢。”青江凑近六川耳边,双唇翕动,用石切丸刚好听得到的音量耳语。

”诶——”

”红茶拿铁。都是些以前的事了。”把厚厚的瓷杯摆到六川面前,石切丸黑着一张杀气腾腾的脸,眉头全都拧到一起。

”真薄情,人家可是记得很清楚呢。”青江微蹙双眉,语气瞬间变得像个被抛弃的怨妇,字里行间都在责备石切丸始终乱弃。

石切丸四周的黑气又浓了几分。

”再说我要赶你出去了喔。”

”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错。石切你别当真。”

青江终于摆摆手以示投降,抿了一口酒,咂了咂嘴,毫无波澜地说,“不过我一直都很中意你哦。”

“真的不会让你再进来的,店里的空气都被污染了。”

“那到时候我会抱住石切的大腿坐在门口。”

远离唇枪舌剑的战争,一直在旁边隔岸观火的六川在脑海中描绘了一下这个画面,“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喂喂,别笑啊。”

”这都不算什么,石切有趣的事情可多的是,改天我单独和你讲。”

“你还来劲了。”

六川捂住嘴,笑得两肩发抖,像是窗外被雨水打得不停震颤的树叶。

青江若有所思地看了六川一会,突然飞快地别过头用唇语冲石切丸说:

是个好孩子呢。

石切丸同他意料中的一样白了他一眼。

评论
热度(4)
©Dr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