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a

早大九月生,人在泥轰。

【石审】明日森林(4) 现代paro

前两天搬家一直忙忙忙,今天终于有时间把存稿发上来。

4.

青江来店里之后的一天六川难得的没有来,这倒是出乎石切丸预料。

再一天黄昏,摆弄着手机的石切丸看看时间正准备早点打烊,吱呀的木门被推开,脸色发白的六川几乎是拖着脚蹭进来。

”你这样很像丧尸喔。”石切丸靠着吧台打趣,心里有点遗憾不能提前下班。

六川带着浓重的鼻音干笑两声,突然打了个喷嚏。

”你感冒了?”后知后觉的男人弯腰从吧台后面钻出来,扶住了脚步踉跄的六川。摸了一下额头,灼热的温度从掌心传来。

”已经好很多了。”六川的声音黏糊糊连成一片,石切丸有些困难地辨认着她的发音。“之前烧的更厉害。”

”你先坐一下,我去给你拿条毯子。”把六川拖到懒人沙发上窝好,石切丸去储物间翻出了毛毯、体温计和药,回来把毯子替六川掖紧,冲了一下体温计用面巾纸擦干给她叼着,拍拍手在对面坐下。

”这副样子亏你还能过来。”石切丸看着迷迷糊糊的六川有些好笑。

”哈哈……”看见石切丸笑,六川开始跟着无意义地傻笑。

目光柔和下来,石切丸的口气温柔而小心翼翼:”前天被雨淋了?”

六川叼着温度计的样子像是在吃棒棒糖。”嗯,大概吧。昨天烧得连课都没去上,睡了一整天。”

”反正你本来也不怎么上课吧。”

”哪有,我很认真的。”有气无力又格外认真的反驳。

”是是,我看看……”抽出六川嘴里的温度计,石切丸对着灯光眯起眼睛。“……38°7,你昨天居然没不省人事。”被平淡的语调训斥着,六川懒得再回话,干脆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小孩子一般的行径让石切丸又气又笑。“我去给你做点喝的,今天算是特别优惠喔。”说着起身走向吧台,不忘回头加了一句:“不会有下次的。”

“真小气。”

 

“睡着了吗?把这个喝掉。姜汁鸳鸯,没有加咖啡。应该可以让身体暖和起来。”轻轻拍了拍六川,石切丸把冒着热气的杯子端到她面前。

”……谢谢。”勉强从鼻腔里挤出两个字,六川把手从毯子里拿出来,乖乖地喝完了一整杯,恢复了一点精神。

“好辣。”

“再抱怨就算你账了。”石切丸接了杯热水回来,“把药吃了。我送你回去。”

话音未落,六川一个激灵,整个人缩回毯子里。石切丸举着水杯的手停在空中,半晌,毛毯里闷闷地发出声音。

”我不想回去。”

”那你也不能留在这啊。”石切丸很好脾气地把水放到一边,蹲下来用哄小朋友的语气说:“我这什么都没有,晚上我也不在这边住。”

“回去的话……就又是一个人了。”

声调里平添一丝委屈,搞的好像石切丸在欺负她。

明明平常特立独行到有些任性,这种时候倒是十分软弱。该说是狡猾呢,还是暴露本性了呢。

”那……你把地址给我,我在这里看着你睡着了再送你回去?我和青江不一样哦,我很正人君子的。”采用点到为止的说法,石切丸大概有了答案。

六川摇了摇头,低头不语。

如果住宿舍的话就没办法了,就算是租房子送她回去也不太方便吧……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揉了揉头发,身形高大的男人佯装有点烦躁地说。

”那我勉为其难的不睡,在这看着你好了。记住你欠了我好大一个人情喔。”

失焦的瞳孔里闪过一弧惊喜,六川眨了眨眼,用力地点头。

”会还的。谢谢你。”

”那我回家取点东西,马上就回来。我把门锁上,你在这别动。”

轻手轻脚地开门,沙发上传来微弱而均匀的呼吸声。石切丸放下手里的东西,上前试了试热度,觉得退了不少。

好像捡了一只流浪猫回来。藤紫色的眼睛轻笑。

啊,忘记让她吃药了。看起来睡得很安稳,应该没问题吧。

拉了椅子在不远处坐下,石切丸忽然想到为什么六川今天宁可拖着这样的身躯也要过来,应该是早就猜到自己会心软收留她。

偏偏在这点上精明的很,真是不可爱的狡黠呢。

不过我这边也要慢慢收紧了哦。

评论(2)
热度(4)
©Dr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