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a

早大九月生,人在泥轰。

【石审】明日森林(6) 现代paro

其实这篇写好挺久了,一直没有发。

还是在纠结要不要把篇幅拉长一点,这样叙事也能更清晰。

暂且先这样吧,这次真的没有存稿了。

两个比谁先投降的精明的笨蛋的日常。

6.

“啊。”

“诶?”

“是你。”

“石切桑?”

左文字拉面门口遇上的两人同时叫出声来。

石切丸揉了揉头发,掀开门帘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开动了——”

拆开免洗筷,六川停下动作,偏过头看着石切丸面前热气腾腾的一大碗地狱拉面。

“石切桑你认真的么,外面有34度诶。”

“要不我们换?”

石切丸也转过头,认真地看着六川。

“不劳尊驾。”六川条件反射地抱住自己的蘸面,吸溜吸溜地吃了起来。

“豆腐沙拉。厚蛋烧。请慢用。”身形小得有些可爱的蓝发店员把菜品送给两人,马上垂眼走开。

“石切桑你喜欢吃豆腐沙拉吗?口味很老派呢。”

石切丸吞下一大口拉面,口齿不清地说:“厚蛋烧才是给小孩子吃的东西吧。莫非你也喜欢吃玉子寿司。”

“才……才不是给小孩子吃的呢,明明就很好吃。虽然我也喜欢吃玉子寿司是没错啦……”六川一时语塞,气呼呼地夹起一片切好的厚蛋烧放进嘴里,丝丝的甜味逐渐扩散开来,缓缓蔓延至整个口腔。

“咳咳……果然。”猜中的石切丸笑得呛到自己,咳嗽半天,灌了两口凉水。

六川在这一轮的口舌之争中暂居下风,闷闷地吃着食物,不禁偷瞄石切丸一眼,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的厚蛋烧。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撤走盛着厚蛋烧的碟子,六川义正辞严地宣告:“看什么看,不会给你的。”

“太辣了。”

石切丸一脸无辜。

“谁叫你自己作死。”

“那我把我心爱的豆腐沙拉分你一点好了。”

“我不要吃豆腐沙拉……倒是我们讲话能不能在一个频率上啊!!还有你不是刚刚说过厚蛋烧是给小孩子吃的东西吗?!”六川忍不住提高音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闻言石切丸神情严肃起来,沉思了几秒后,他用正派无比的口气说:

“我才28,我还年轻。”

从天花板吊下的电扇嘶哑的声音清晰可闻,空气沉寂了半晌,角落里的蓝发店员“噗”的一下笑出声来,又在尴尬的气氛中光速恢复了没有表情的脸。

“小夜君也还是多笑笑比较好哦。”

石切丸摆出温和微笑的神态,被称作小夜的少年视线和石切丸对接不到一秒便慌张地避开,纤细的脚踝带着木屐逃进厨房。

“败给你了……先说好只能给你一片哦。”六川还是没能调整好脸上的肌肉,表情有点僵硬地把碟子递给石切丸。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石切丸拨了大半的厚蛋烧到自己盘子里。

“喂!!”

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机动的石切丸在六川来抢之前吃掉了所有的厚蛋烧,又好心地递上碟子。

“要来点豆腐沙拉吗?”

“走开。”

六川臭着一张脸,一声不响地吃着剩下少得可怜的厚蛋烧,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石切丸伴着头顶吱吱呀呀转动的风扇,悠哉地吃完了整份拉面,心情愉快得完全没有感觉到恼人的酷热。

小夜从厨房拎了一桶水出来,走到店外一瓢一瓢地泼到门前的石阶上,有规律的水声和沿缝隙散开的清凉驱赶着仲夏的躁动。

石切丸眯起眼睛,表情惬意,仿佛一只正在享受阳光的猫。

不,比起猫的话,还是狐狸更合适吧。

吃下最后一口蘸面,看着轮廓如同经过雕刻的男人,六川如此想着。

石切丸猛地回头,和六川呆滞的目光碰了个正着,突然促狭般的,狡黠地笑了。

六川迅速转过脸,拿起石切丸吃了一半的豆腐沙拉,也不顾自己刚刚说过“不要吃”,低头塞了一大口,两颊却开始微微发烧。

这人这么迟钝,一定不会注意到。

短发的男人盯着食不知味的六川被晒得稍泛红的后颈和相同色调的面颊,脑袋里想着类似的内容。

还能努力再装多久呢。

我的时间可多得是。

评论(1)
热度(2)
©Dr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