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a

早大九月生,人在泥轰。

【石审】明日森林(7) 现代paro

7. 依然是微石青。这篇好像挺长的。

从左文字拉面往回走时,石切丸的身后多了一个热得脱水半死不活的人。

”你怎么还跟着我。”

”很热啊。”

”回去上学啊。”

”根本回不去啊,简直就是修罗场。”

完全不搭调地闲聊着,石切丸心想,反正多半也是你自己作的。

至于为什么只是想想,实际是石切丸也觉得很热,热到不想多说半个字来浪费身体里的自由水。

不然他一定会说的。

 

这片街区的界限明朗的很,主干道上人潮汹涌车水马龙,而两侧狭长的街道却以高大的树木为与世隔绝的结界,在层层绿荫的掩护下安然度日。

左文字拉面位于与三条社相隔两条街的地角,步行不过十分钟,客人不多,菜色和口味又合心意,便顺理成章地成了石切丸外出就餐的第一选择。虽然没有石切丸最爱的盖饭,但拉面也很好吃就是了。

”不过石切你怎么出来吃饭了,店里没关系吗?”

”出来的时候没客人,这会应该也没什么事,我就把店锁了。”

”人啊,往往自己觉得没事的时候就会有人找上门来呢……”双手叠在脑后慢悠悠地晃着,六川无意间立了个旗,回过神来差点撞上骤停的石切丸。

”喂,别突然停下啊……啊嘞?青江先生?”

用眼神阻止了正要踹门进去的青江,又看了看脚停在半空中的男人身后发色各异脸上笑眯眯却不予以劝阻的两个人,石切丸知道自己在劫难逃。长叹口气,转身在六川额头上轻轻敲了一记爆栗。

”你不说话我也不会把你当哑巴的。”

青江穿着V领T恤和紧身牛仔裤率先迎上来,嘴角笑得可以开出花。”哎呀呀这不是六川小姐嘛,看样子是和石切约会去了?我来的真不是时候呢。”

”不……这么热的天气,连约会的心情都没有了呢。”巧妙地避开问题,六川游刃有余地和青江打了个哈哈。

一如既往地无视了好友,石切丸借腿长优势越过青江,向他身后的两人点头致意。

”三日月哥,小狐哥。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面容秀美的蓝发男子以手掩嘴。”哈哈哈,石切开店以来我们也没有怎么好好地来玩过,今天我和小狐没什么事,就过来看一看。”

”不过从外面看就觉得真的是很棒的店呢,小石切当初一定花了很多心思吧。真好啊,要不然小狐我辞职来你这里帮忙吧。”

”那样的话岩融哥会很困扰的吧。”石切丸掏出钥匙开门。“久等了,快进店里吧。那边的两只不进来也可以。”

“啊,真是的,等一下啦。”

“石切真是冷淡呢~”

清凉的空气糅着咖啡豆烘焙出的微酸香味扑面而来,纯粹而充满层次感,永远如同初次踏进这家店,仿佛能够净化污浊的安心气息。

究竟来自何方呢。六川曾以为清净的来源是笑容温和嘴上却不饶人的店长,但刚刚见面就发现他的两位兄长身上也具有同样的特质。

看起来就会觉得凉快的类型呢。果然应该多跟他待在一起。

”那个……六川。六川。”

被石切丸的声音打断思绪,六川茫然地抬头。

“要喝什么?”

“凉的就好。”

下意识地回了一句,随即两个人都不禁失笑。

和第一次在这里发生的一模一样的对话。

青江眯起眼睛,笑容变得意味深长。三日月也是一脸哈哈哈什么都懂的表情。

自称小狐的男人适时地清了清嗓缓解氛围,稍作正式地开口:“那么,重新介绍一下。在下小狐丸,石切丸的大哥。我旁边的是三日月宗近,家里排行第二。我们兄弟二人和三弟岩融一起经营三条家的会社。”

“我是六川,B大的学生,算是这里的常客。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六川微微鞠躬。

小狐丸顺着接过话茬:“B大可是相当难进的超级名校呢。六川小姐成绩一定非常优秀吧。”

“哪里。我这么游手好闲,混在一群货真价实的精英中能勉强保持不被劝退就很不错了。”六川苦笑,半开玩笑地拿自己开涮。

毫无意义的寒暄听得石切丸耳根生茧,不过六川这一句前半他倒是很同意。

”冒昧问一句,六川小姐是读什么专业的?”清亮优雅的声音悠悠飘来,三日月放下冒着热气的嵌金有田烧,在手中反复把玩。杯中抹茶绿的近乎妖冶,但若与三日月一勾唇相较,便要失色不少。

”主修心理学。”

六川微笑着点头致意。

一直竖着耳朵正大光明偷听的青江瞬间望向石切丸,神色难以捉摸。后者不为所动,伸手从高高的壁柜上轻松取下一瓶威士忌。

似乎天生就点满了交际的天赋,六川和两个三十后半的男人聊起来毫无违和感,气氛十分和谐,时而还传来三日月魔性的笑声。

”让我猜猜石切你现在在想什么?……嗯,她是学心理的呢。是抱着什么居心来接近我的?为了课题或者什么实验?还是只是玩玩而已?”青江向前探身靠近沉默的男人,悄声用上扬的语调耳语,眼睛里贮着危险的光。

”残念,完全没说中。”石切丸眼皮都没抬一下,熟稔地搅拌着玻璃杯里晶莹的液体。

”配合我一下会死嘛。”青江悻悻地坐回原位,把垂下来的头发掖回耳后。“真是嘴硬,逗你一点都不好玩。”

“我也是不明白既然知道我这么不解风情还来招惹我的你。威士忌加水,白天不要喝太多酒。”把玻璃杯推向绿发的男人,硕大的冰块上下起浮。

青江抿了一口,笑意盈盈的注视让石切丸有些不自在。

“是是,父亲大人。”

 

“无酒精版莫吉托。”

杯底的气泡逐渐上升,浮到表面后无一例外地整齐列在边缘,排队似的一个接一个悄声破裂。新鲜的薄荷叶漂亮地点缀在中央。

小狐丸和六川表情复杂地俯视一模一样的两杯饮品,又同时蹙着眉头看向始作俑者。

”为什么要给小狐无酒精的啊?小狐我要喝酒啦。”

”我也是成年人了为什么还要特意做成无酒精的啊。”

等两个人依次抱怨完,青江嘴型呈w状在一旁看戏,三日月又附加了迷之笑声,石切丸才双手叉腰一本正经地开始说教:“小狐哥一会还要回会社吧,工作期间不许喝酒。六川你回学校时一身酒气也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小狐丸不满地鼓起两腮,蓬松的头发翘起的部分好像两只毛茸茸的耳朵。

“青江明明也要工作的,为什么石切就给他酒啊。”

“这种家伙早点被开除我才高兴呢。”

“哎呀呀,石切你这话还真是令我伤心呢。这就是你对多年老友的态度吗。”

面对无耻的青江石切丸实在克制不住吐槽的欲望。“伤心个鬼,你居然还有心这种东西吗。而且和你成为朋友是我目前为止人生中最后悔的事。”

“可是只喝一杯我也不会醉的啦。”

“就是啊,不给我酒就算了,给六川小姐无酒精饮料也很不公平吧。”

“我可不想重蹈覆辙了。下次可别拿我当挡箭牌。”

“诶?!挡箭牌什么的……话说和这没关系吧!”六川突然语塞,急忙转移话题。

“哦呀?感觉我没来叨扰石切的期间发生了有趣的故事呢。”青江适时地掺进一脚,水当然是搅得越混越好。

“小狐我也有兴趣哦。说说看嘛。石切为了救助女性挺身而出什么的,感觉是大新闻。是吧,三日月?”

“不,这是个误会……”

“我倒是觉得醉醺醺的女性更有魅力呢。”慢了好几拍的三日月以总结性的迷之发言收束话题,在众人不明觉厉的目光中悠闲地喝完了自己的茶。

 

晚些时候送走三条兄弟和抱着石切丸大腿不肯撒手被一脚蹬出去的青江后,六川注意到石切丸的脸色还是有些阴沉。

眉尖要捉住什么似的轻轻蹙着,细碎的刘海在澄澈的眼里投下些微阴翳,映出紫阳花般的忧郁。不同于三日月惊世骇俗的绝美面容,温和的表象下是更深层的,不为人知的复杂纠葛。

本以为是青江的原因……?

六川下意识地挑眉,有些摸不着头脑。

风铃不知被谁坏心地摆弄,兀自吟起叮当的歌来,轻飘飘的旋律舞着,落到目力不可触及,模糊时空界限的彼方。

六川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在极力地延长尾拍,凝固在停滞的余晖中,镀上金色的薄膜。

”你不回去?”

清理杯盘狼藉的男人开口,淡淡的声音流进风中。

仿佛有光在六川眼前弥散,却并不刺眼。

”不用了。”

坐在高脚凳上摇晃着腿,貌似无意地吐出模棱两可的语句。

石切丸的眉间舒展了一点。

评论(5)
热度(5)
©Dr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