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a

早大九月生,人在泥轰。

【石审】明日森林 Preydation Time 现代paro

7.0 Preydation Time

请把它当作与本篇无关的番外来看。

内容还算健康,暂且标个少先队员慎入吧。

 

”你……是抱着什么目的接近我的呢?”

石切丸的低音散发出让人窒息的诱惑,呼吸带出的热气喷洒在六川颈间,传来一阵酥麻的痒感。

”哈?……”六川一愣,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身体,不由自主屛住呼吸。

”来到我这……只是巧合吗?”

石切丸单手抵在墙上,禁欲的双唇在六川耳边轻声耳语,打开两颗纽扣的衬衫领口下结实紧致的肌肉隐约可现。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处境的六川吞下口水,用尽量轻松的口吻开着玩笑:”喂喂,这是什么奇怪的想法啊。我是那么糟糕的人吗?……不过如果说是‘骚扰年上的咖啡店长并观察其反应及行动’的课题研究的话,你会相信吗?”

僵硬地牵动嘴角,六川下一秒就开始后悔自己胡乱加上的后半句话。

”嗯……果然我平时还是对你太温柔了吗?”没有回答问题,石切丸空出来的手强硬地钳住六川的下巴,也不顾被钳制的对象吃痛,把她的脸抬起来直视自己的眼睛。

”都,都说了不是这么一回事了……”被高大男人俯视的六川感受到危机,言语间流露出一丝手足无措的惊恐,却依然强装镇静。

”嗯?那是什么呢?”语调缓和下来,石切丸的口气宠溺得像是在抚慰小猫,手上的动作和力道却无关半分温柔。

”我不喜欢老是被别人试探呢。虽然一直都很好奇你要怎么做,也有余兴和你周旋……不过我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哦?”占据身高优势的石切丸低垂着头,眼眸里满是被称作怜悯的情感。

那是食肉动物看向瑟瑟发抖的兔子的眼神,是猎人望着跌落陷阱的猎物的眼神,是绝对的强者用余光一瞥弱者的眼神。

饱飨之前的悲悯,往往与居高临下的,刺骨的冰冷结伴而行。

六川觉得现在这个状况很不妙。不是因为自己正被最想让其壁咚自己的人壁咚,而是因为石切丸的眼神不寒而栗。再这样下去要被吃掉了。

该死,明明最开始设下圈套的人是我才对。怎么现在反而被这个人圈住了。

”诶……我,我一向都是很有分寸的。试探什么的,从来都没有哦。”

努力辩解的舌头打了结,大概现在自己做出的任何解释在他听来都是苍白无力的吧。六川现在恨不得自己有八张巧舌如簧的嘴,这样就能——

“?!”

唯一一张不算灵巧的嘴也战线崩溃了。

”我会相信的哦。”剥夺了六川语言能力的石切丸直起腰,颇为满意地笑了。“毕竟我是个单纯的人嘛。”

六川脑子里一片浆糊,晕晕乎乎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机动也太慢了,你反射弧是从头长到脚的吗。

还有,单纯个鬼啊。

张了张嘴,吐出的字句都变成水蒸气消散在空中。从下颌传来的痛觉这时才慢吞吞地爬上大脑皮层,钝钝地刺激神经以勉强保持头脑清醒。

”以我为研究对象的话,是要付报酬的。”

眉眼好看地弯出弧度,藤紫色的眼睛翕动着,右颊勾出一个不甚明显的酒窝。

啊啊,为什么以前没注意到呢。

那么温柔的笑容下面,是如此危险啊。

评论
热度(8)
©Dr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