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a

早大九月生,人在泥轰。

【石审】明日森林(8) 现代paro

8.

七月份已接近尾声,暑气却依然未见丝毫消退。梅雨的潮湿与日光的曝晒交替,闷热得令人狂躁。

七月流火什么的,果然是诳语。

不顾此“七月”是否为彼“七月”,胡乱想着的石切丸站在三条社门口活动身体,腰背的骨节发出轻微的“咔咔”声。

”果然我也上年纪了呢……”抻个懒腰,石切丸轻轻晃了晃头,甩着额前的刘海。

好像有点长了,这两天去找药研剪一下。

”午安。”

望向音源,石切丸点了点头。

”喔,是你啊。进来吧。”

深蓝色的裙边扫过石切丸的手背,织物的布料吸收了灼热的温度,产生令人不悦的摩挲。

穿这种料子是嫌还不够热吗。

石切丸摇了摇头,抛弃那些没有意义的想法。

 

”大学快要期末考了吧。”

被冰箱门挡住大半身体,石切丸的声音听起来并不是很清晰,却意外的有种薄荷样的清凉感。

”下周的木曜和金曜。考完就轻松啦。”

六川的声调伴着莫名的愉快,在凉爽的室温中浮动游弋。

石切丸依然埋在冰箱里翻找着。

”你平常也很轻松哦。”

”才不是呢。我平时就有在准备期末的发表和论文了。“

”嗯?“石切丸从冰箱里探出头,眨了两下眼睛。“这我可是头一次听说。你有这么正经吗?”

六川丢过来一个白眼,褐发的男人准确无误地接住,挑眉笑着的脸上像是写了“一本”。

”相不相信随你的便。不过就此打住吧,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和你拌嘴的。”

”那是为了蹭空调?“

”石切桑我要打你了哦?”

毫无紧迫感的石切丸并没有感受到威胁,再次笑了笑。

”好好,你讲。”

调整一下脸色,六川直起背脊,眼底闪着光。

”下个月曜日是隅田川花火大会哦。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

”月曜日啊…”石切丸思考了一会,在冰箱因长时间开门发出蜂鸣的前一秒斩钉截铁地得出结论。

”不去。”

”那么就……哈?不去?”

六川原本拿着笔在自己的手帐上写着什么,过了几秒才错愕地抬头,后知后觉地反问。

”天气又热,人又多,也抢不到好位置,我还要开店。而且我猜你又是为了让你的小粉丝们吃闭门羹才来找我的?”

勾出一个古怪的笑,石切丸从冰格里敲出小小的冰块。寒意像是吐着信子的蛇,顺着与冰格接触的手指慢慢爬上手臂,冻住挺拔的骨骼,蔓延在柔软的肌理中,渐渐浮于表面。

”不……当然不是了!!我……”六川有些急恼,下意识把拳头攥成一团,手心沁出细密的汗珠。可一时间又组织不好语言,只能悲哀地被石切丸剥夺主动话语权。

石切丸清凉的声音毫无波澜。

”那你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我觉得可以信服的话就答应你。”

空气安静下来,仿佛一个无形的漏斗,滤掉了六川的声音,留下的只有玻璃碰撞的脆响和机械运转的轰鸣。

”……大学。”

漏斗里有一滴异样的东西挣扎着陡然滴落。

”毕业。未来。”

石切丸沉默地等着咖啡萃好。

”日元暴涨,少子化。”

外面天色忽然暗了些,大概是有片云飘过。

”下雨,过热的天气。”

风铃悠悠地晃着,不小心漏出一点声音。

”然后,你,我,三条社。“

支支吾吾地吐出音节,拼凑着残破的话语,六川也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或者说,自己想表达的有没有传递出去。

”好,合格了。”

一只修长的手覆在头顶,温柔地揉了揉六川的头发。

”小月球咖啡配抹茶红豆慕斯。”

牛奶凝结成的小小冰球漂浮在荡漾的液面上,身后划出白色的水纹。

明明在意的很,却又无能为力。

明明觉得很麻烦不愿多想,却又不得不面对。

这样的心情又如何表达呢?

看着石切丸的背影,六川的心沉到更深的谷底。

评论(2)
热度(6)
©Dr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