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今天也在闲鱼

常驻霓虹,羽生结弦的女朋友。刀剑/文野/古剑/侠风沼民,石切丸太宰燕宇谢衣中心。爬墙快的一逼,最近想要Colin Firth上我。

【石审】明日森林(9)

深夜混更

9.

可能真的是忙于期末考,六川一周都没有来三条屋。

石切丸自然乐得清静,结果另一个讨厌鬼好像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天天来店里缠着石切丸。这让他不得不再度考虑周休两日的方案。

“原来如此。那孩子约你去花火大会啊。”

绿魔鬼的颜色明艳而妖娆,仿佛青江金绿色眼瞳里折射出的异样的光。

石切丸咽下一大口冰水,喉结上下蠕动一下。青江看得很爽,心里开出一朵小花。

“啊,可到时一定人满为患,去得晚了抢不到好位置。偏偏天气又热的要命,真是麻烦。”

“但你不还是答应了吗,而且还开始提前策划了。”

“所以我在后悔啊。”

青江自然知道他不是真的后悔。干脆不再说话,暧昧地笑了笑,便低下头,专心地小口抿着酒。

短促的口哨提示音轻快响起,石切丸拿起手机扫了一眼,眉头向上挑了挑。

“看起来考完试了……星期一六点,浅草寺吗?真是会约地方,哪里人多往哪儿去。”

“年轻真好啊~”青江发出不明所以的慨叹,两腿敞得大开,双手支在高脚凳上,上身像不倒翁一样晃来晃去。

石切丸白他一眼。”别总是说些没用的话。”

“可是我的追求者里男性居多啊。我本人更倾向于和女性交往呢。”

达摩本人还在规律地晃着。

“我倒是可以考虑帮你把头发剪掉,这样你和女性交往的几率一定有所提升。你发型看起来就像基佬,不要总是怪别人来骚扰你。”

“剪掉的话石切会来追求我吗?”

“不会。”

石切丸斩钉截铁。

“那就不劳烦你了。本来我还想着把头发剪了石切也许就会愿意和我交往呢。”

青江不倒翁终于停了下来,右手托着脸颊,手肘支在整木削成的桌面上,侧过身子笑吟吟地注视着石切丸。毫不避讳的粘稠视线让石切丸浑身不自在。

粘滑粘滑。令人发怵。

像章鱼一样。

嗯,果然还是不要再吃章鱼了。

“就算你剃成秃子我也不会对你有一丁点兴趣的。”石切丸不禁再次坚定地表明态度。想了想加上一句:“何况我是直的。”

“欸,真过分。”青江心不在焉地赏玩着青绿色发尾,完全没有听进去的样子。看起来是觉得石切丸的论据没有什么说服力。

这就很尴尬了。

石切丸忍住扶额的冲动,正考虑着要不要进一步表明自己的立场时,青江突然开口:

“啊,对了。石切丸这么硬梆梆的,不如我教你一招吧。”

“哈……?硬梆梆?”很直的石切丸一愣,一时间跟不上青江的思维。

难得青江一本正经正襟危坐,口气正直无比。

“和那孩子去祭典的话,入夜后记得感叹一下‘今晚月色真美’。”

石切丸智商彻底掉线。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

“和你这个榆木脑袋解释了也是白说,总之绝对不要忘就对了。”

尽管有些不耐烦,青江还是又郑重其事地嘱咐了一遍。直到石切丸担保如果忘掉他就永远给青江免单,青江才满意地点点头。

石切丸着实读过不少西方文学,从哲学著作到物理专著再到经典小说。不过青江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在来到日本之前对东方文化全无兴趣,他只是一截会说日语的德国傻木头而已。

然而这并不妨碍石切丸现在一脸狐疑。

“你没有教我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恨不得把所有情绪都用马克笔写在脸上的石切丸发问。毕竟这个旧交比起传授经验,显然更乐于给自己带来麻烦。

如果有一个按钮,按下就可以使石切丸陷入无穷无尽的麻烦——估计已经被青江按爆了。

青江撇嘴,纤细的一对眉毛挑成八字。在石切丸的视角里,青江脸上满是黑色马克笔写的“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你不爱我了吗”“你怎么可以这样”之类的句子,作为厚实的弹幕给他整张脸打了码。

“我还没有心坏到那种地步啦。”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石切丸答应得颇为敷衍和无奈。不过承诺下来的事情他一定会做到,这点青江多少还是有数的。

“我就说从德国那个地方出来的男人一个比一个木讷……情商都低的可以。”青江胡乱搅着玻璃杯里残余的液体,小声地喃喃自语。


评论(1)
热度(6)
©Louis今天也在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