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今天也在闲鱼

常驻霓虹,羽生结弦的女朋友。刀剑/文野/古剑/侠风沼民,石切丸太宰燕宇谢衣中心。爬墙快的一逼,最近想要Colin Firth上我。

【石审】明日森林(10)

10.

天色尚明着,车站旁的时钟分针眼看要指向12,穿着水蓝色浴衣的六川反复看表确认时间。

浅草寺门前人流不止,行色匆忙的通勤族,放学的中高生,说笑的恋人,如萤火般来来去去。浅草站出口阵阵涌出新的人群,川流入海,汇入盛典前的喧闹中。

不会是记错时间了吧。

六川微微攥紧手中藕色的提袋,挺直上身。

”啊啊,抱歉,我来晚了。“

有些急促的喘息声。

因为不习惯脚上的木屐而看起来有点奇怪的姿势,小跑着缩短与自己的距离。

荷叶般绿的令人舒畅的浴衣,与棕色的清爽短发格外的搭配。

”明明拜托了三日月哥和小狐哥,怎么还是这么难穿啊。早知道就不穿这么麻烦的衣服来了。”

石切丸皱眉抱怨,整理着被挤皱的浴衣。脸上渗出的汗水濡湿了鬓角的短发。

为了祭典特意穿浴衣来的么?

六川微微笑起来。

”时间正好,我也刚到不久。石切搭电车来的么?”

”是啊,人真多呢。电车里明明空调开得很足了,还是闷热的很。”

”那真是辛苦了。请用。”六川不知什么时候拿出了手帕递到石切丸眼前。

”啊,多谢。”

夹杂在行人的洪流中,两人肩并肩慢慢地走着,逐渐和周遭的男男女女融为一体,加入夏日祭热闹的队伍。

”石切的浴衣很好看呢,和发型也很搭。”

六川开口,鬓边一缕头发悠悠摇着。

闻言低头打量一下,石切丸苦笑着说:“我对这些东西本就一无所知,都是小狐哥帮忙选的。要不是他和三日月哥两个人帮我打理,可能今天根本穿不好衣服过来吧。”

“麻烦的话穿平常的便服不就好了。勉强自己做了不擅长的事呢。”

六川掩嘴笑了起来,搞得石切丸有些不好意思,试图转移话题:“时间还早,要不要逛逛祭典?我以前一次都没来过呢。”

“正合我意。”

 

表面金黄的鲷鱼烧隔着纸袋都有些烫手,一口咬下酥脆的外壳,热气便迫不及待地冲了上来。

“好烫!”

石切丸低呼一声,被烫得直吸冷气。六川很识趣地叼着苹果糖,打算等鲷鱼烧凉一点再入口。

”啊,真是。早知道就先吃团子了。”

小心翼翼地吹了吹,石切丸小口地咬着鲷鱼烧。红豆沙甜甜的味道传遍味蕾,却又恰到好处地不会生腻。

这个很好吃啊。

”石切是猫舌呢。”

”嗯?那是什么?”

石切丸抬头看六川,苹果糖的签子露在外面,一颤一颤在空中划弧。

”不知道吗?是形容不能吃烫的食物的人。”

六川含着苹果糖,含混不清地回答。

”这样啊……虽然会说日语,不过这样的词汇还是不大熟悉呢。”

石切丸略一思索,随即被六川的惊呼打断。

”啊!那边的大阪烧看起来很好吃哦!”

明明都拿了那么多小吃了。

看着身形纤细的六川手上的章鱼烧,团子,烤鸡肉串和巧克力香蕉,石切丸心想,真是人不可貌相。

”老板,麻烦要两份大阪烧。”

上扬的尾调出卖了呼之欲出的喜悦。

”来啰!”

本想说自己就不用了,不过转念一想,既然她高兴,就随她去吧。

在德国好像从来没参加过这么热闹的祭典呢……

脑海里开始一帧一帧地回放在异国度过的时光。自己从小到大始终在按部就班地生活,像养成游戏事先写好的发展路线。练琴,学习,工作,照顾活泼的今剑,偶尔和青江一起喝个酒,谈些没有营养的话题。周而复始地度过一日又一日,一成不变地活了二十几年。

曾经觉得这种普通平淡的日子会一直继续下去,也没有想过要做出什么改变,就这样维持现状也不错。

直到去年回到日本,开了三条屋之后,生活开始悄无声息地改变。以店为节点,客人们来去匆匆,留下的故事却彼此交织成宽阔的河,于是石切丸成了那个在水中央摆渡的人。

这个夏天,石切丸生命中那些或长或短的空白,被一笔一笔地填补着,充满了绚丽未知的颜色。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像花火一样。

想到这里,石切丸便情不自禁地笑了,琉紫色的眼眸里流转着温柔的光。

说不定做出改变也不是什么坏事呢。

回过神来,眼前依然是一片繁华的喧嚣。大阪烧摊位前已经没有人的踪影,石切丸这才想起寻找消失在人海中的六川。

而想在人头攒动,行束相近的嘈杂汪洋中寻觅一个娇小女性绝非易事。

人这么多,刚才发什么呆啊。好好看着她不就好了。

默默嗔怪着自己,石切丸伸长脖颈在目力所及的范围内尽力张望着,穿过琳琅满目的店面,拨开人流困难地前行。小跑几步,又停下环顾四周,像是逆流而上的鱼。

乐声,吆喝声,嬉闹声,谈话声 ,笑声,淹没在人海中的夏夜风铃声。

浮动的灯火,华丽的衣装,多如繁星的招牌,百鬼夜行般的队伍。

仿佛都成了外世炫目的浮光掠影。

不甚跟脚的木屐令石切丸很快感到疲乏,不得已在贩卖面具的摊位前止步,稍事休息。几个头顶各色面具的小孩子在摊位前嬉戏追逐,旁边的摊主面容慈祥,叮嘱着孩子们不要跌倒了。

石切丸俯身揉了揉酸软的脚后跟,长叹了口气。

无心抬头,一轮圆月就这么撞入眼帘。清清冷冷,圆的慌张,照的人无处可逃。

今晚自己也许将失去某些东西。

石切丸有这种预感。

石切丸从前不曾失去什么,也从未为此感到害怕。

然而此刻空虚与恐惧排山倒海地向他袭来。他却道不出个所以然。

所谓失去,原来是这么可怖的事情吗。

”今晚月色真美呢。”

身后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说道。

评论(6)
热度(6)
©Louis今天也在闲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