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今天也在闲鱼

常驻霓虹,羽生结弦的女朋友。刀剑/文野/古剑/侠风沼民,石切丸太宰燕宇谢衣中心。爬墙快的一逼,最近想要Colin Firth上我。

【石审】明日森林(11) 现代paro

推荐bgm椎名林檎《长い短い祭》,很夏天的一首歌。

11.

石切丸觉得自己快要喜极而泣了。但也只是觉得而已,大脑这种东西有时候很不靠谱的。

猛地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浮着诡谲笑容的狐狸面具。嘴巴突出的部分几乎顶到石切丸脸上。

“你在搞什么啊。”

内心刚刚掀起的一点波澜瞬间灰飞烟灭,石切丸却暗自松了一口气,表情缓和下来。

“怎么样?有吓到吧?”

六川恶作剧得逞的孩童般嘿嘿笑着,把面具推到头顶。

看了看她手里的金鱼,石切丸认为刚才的散失应该不是他的错。

一段雪白的皓腕伸到面前,手指细长,形状很好看。

“给,大阪烧。都怪你不好好跟着,有些冷掉了。”

石切丸又气又笑地接了下来。“明明是你自己随便跑掉的吧。”

“啊,那种事情怎么都好了。去旁边坐下来吃吧?”

嚼着已经温吞的大阪烧,石切丸的心情慢慢放松下来。不过当月亮再次闯进视野时,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刚才她和我说“今晚月色真美”?

按照青江的说法应该是自己对六川说,但是……

六川开始着手解决棉花糖,开心得头上快要开出小花,并无异样。

果然还是很可疑,咽在肚子里等下次去问青江吧。

“不知不觉已经这个时间了啊。”六川把大片棉花糖一点点卷进嘴里,低头看手表,“还有半个小时就开始了,我们去找个位子吧。不过这个时间肯定抢不到好位置了呢……”

石切丸拿出手机确认了一下小狐丸交给他的制胜法宝,把一次性餐盒扔进垃圾桶。

“跟我走吧。”

“诶?是什么?石切的杀手锏吗?”

“跟过来就知道了。”

“没有理由不跟着吧。”

六川卖了个乖,起身跟在石切丸身后,提袋随着脚步一晃一晃。

“别再走丢了。”

石切丸状似无意地扣住六川的手,拉着她缓缓从人流中穿过。感受到掌中柔软的手指轻轻一缩,没有脱开便不再挣扎,走在前面的男人脸上渐渐浮起笑意,故意将步子放得愈加慢了。

 
作别夏日祭璀璨的灯火,人群的喧闹伴着夜蝉的低鸣渐行渐远。空气覆上薄薄的夏夜凉意,为了享受这一夜短暂而永恒的欢愉,从天涯海角赶来的人们依然不断向浅草聚集着,如流星般穿梭不止。

“不是要带我走到横滨吧。”

六川调笑着,轻轻从微热的掌心中抽出了手。回身变戏法般不知从哪里拈了团扇,徐徐摇着。

木屐叩响地面的声音与脚步一同停止,石切丸回头笑了笑。

“已经到了。”

仰头望了极高的建筑和霓虹的招牌,六川有些意外。

“可这是购物中心吧?”

“谁知道呢。”

男人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只有两人搭乘的电梯对乘客人数不足感到不满,上行的速度极其缓慢。显示屏上的数字迟钝地变化,带来不甚明显的失重感。

六川百无聊赖地盯着石切丸挺直的背脊,浴衣领口露出一小块光洁的后颈,白皙得令人浮想联翩。

在这么狭窄的地方就算发生点什么也不奇怪吧。

意识到这个想法有些危险,不过这不就是自己从最开始的那个下午就一直所企盼的吗?两个人都处心积虑地在外围行走,试探往复,谁也不肯先迈出一步,始终保持着微妙的关系。至少六川是这么认为的。

好不容易缩短了距离,干脆一口气——

电梯里响起提示音。

无形的齿轮相互咬合,有限的空间与外界连接起来。

“终于到了,这电梯真是慢啊。走吧。”

语气并无半分抱怨,石切丸踩着轻快的步伐走了出去。

六川皮球般泄了气,悻悻地跟在后面。

这男人看起来迟钝,可怎么感觉他什么都知道啊?

迎面扑来凉爽的夜风率先打断思路,紧跟着占领视线的是开阔的露台和墨田区的星点光火。不远处的隅田川水面黑得油亮,能清楚看见河边挤满了迫不及待的赏客。风吹草动,尽收眼底。夜色旖旎,却只为这一隅所饱飨。执意在近处观赏花火的人们当局者迷,反而失去了俯瞰这尽夜的好处。

”19层的露天停车场,本来该是有300个名额对外开放的。”

石切丸转身,薄绿色浴衣的一对宽大袖筒被风灌满,不停上下翻飞。

”不过我拜托了一下小狐哥,今晚把这里清场了。”

藏在夜里的殷红眼尾轻笑着,眼睛弯成一对新月。

刚想吐槽怎么讲的你家好像黑社会一样,夜幕突然被整个点亮,水面浮出斑斓的倒影,岸边更是通明如昼。

六川便看清了石切丸温柔的,纯粹的,雨后夏荷般清爽的笑靥。

与此同时绽放的是遮天蔽日的,连绵起伏的,绚丽夺目的大朵花火。
 

天上天下繋ぐ花火かな

绚烂焰火 可否牵线 天上人间

永久と刹那の出会い

永恒刹那 辗转邂逅

忘るまじ 忘るまじ 忘るまじ 我らの夏を

不应忘却 不应忘却 吾等炎夏

评论(4)
热度(8)
©Louis今天也在闲鱼 | Powered by LOFTER